啗

(暫無錄音) IPA: t’ɐm3; 粵拼: tam3

詹憲慈《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廣州語本字·540 啗人》原文

啗人者以物誘人也俗讀啗若氹史記高帝紀往説秦將啗以利餌人曰啗廣州謂餌人曰啗唐韻啗徒濫切或寫啗作噤非是噤者不能言也

試解

  • 1人者,以物誘人也。俗讀啗若氹。
  • 史記高帝紀:往説秦將,啗以利。
  • 餌人曰啗。廣州謂餌人曰啗。唐韻啗徒濫切。
  • 或寫啗作噤。非是。噤者不能言也。

翻書仔注

「啗」从口从2。臽為小阱。阱者,陷阱之阱也。《康熙字典》引《史記·高帝紀》謂以利餌人曰啗,字義合。

臺灣大學《漢字古今音資料庫》注「啗」「徒濫切」:

  • 定母全濁
  • 闞韻開口一等
  • 宋擬唐音 IPA: d’ɑm 去聲
  • 推算粵音 IPA: tam6 陽去聲,同淡(冷淡之淡)音。

定母上聲濁音清化用平上式3變成 t’。聲調依濁上作去規律變去聲。即今「啗」之粵音,解食也。

《漢字古今音資料庫》又注「啗」「徒敢切」:

  • 定母全濁
  • 敢韻開口一等
  • 宋擬唐音 IPA: d’ɑm 上聲
  • 推算粵音 IPA: t’am5 陽上聲

詹氏謂「啗」俗讀若氹。「氹」字為清代之新創字,無中古反切音。詹氏成文百年前,其時「氹」之廣州音今已無考。據《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字典》,「氹」今讀陽上聲 IPA: t’ɐm5,與妗音諧,即蓄水之處,水氹之謂也。「啗」用作以利餌人之啗,今實際粵音讀 IPA: t’ɐm3 (粵拼: tam3),陰去聲,與滲透之「滲」同𩐳。屬白讀口語音。

推算粵音一般得文讀音。即謂上文 IPA: t’am5 屬文讀音。文讀音韻部 am 變白讀音 ɐm 韻,合文白音變規律4。聲調由陽上升為陰去似有違規律。但因「啗」字有食及以利餌人兩義,漢字粵語化有因音別義現象5。總合各音變可能,「啗」字似可讀 IPA: t’ɐm3,陰去聲。鑑此,「陷」字音近,義佳。本文認同詹氏原議,為本字之選。


Synopsis:

To entice is pronounced as IPA: t’ɐm3 in Cantonese. The book suggested that the Original Character for this word is which also means to taste. The usual written character for entice is which is at best a a borrowed character only for the sound. This article agrees with the book that is a good Original Character candidate for entice in Cantonese.

  1. [] 《康熙字典·口部·八》啗:《唐韻》《集韻》《韻會》《正韻》𠀤徒濫切,音憺。《說文》食也。《廣韻》噉也。《晉語》主孟啗我。《戰國策》膳啗之嗛于口。《韓非子·外儲說》孔子先飯黍,而後啗桃。《宋玉·風賦》啗齰嗽獲。又以利餌人亦曰啗。《史記·高帝紀》使酈生陸賈徃說秦將,啗以利。又《廣韻》徒敢切《集韻》杜覽切《正韻》徒覽切,𠀤音淡。與啖同。
  2. [] 《康熙字典·臼部·二》臽:《唐韻》戸𤟟切《集韻》乎韽切,𠀤音陷。《說文》小阱也。从人在臼上,舂地坎可臽人。《徐曰》若今人作穴,以臽虎也。會意。《玉篇》坑也。《同文備考》失足入坑坎也。
  3. 濁音清化及粵音化規律:古定母平或上聲變 t’,去或入聲變 t
  4. 元音變化大趨勢為發音部位後移及小開口度變大開口度。以上兩點, 按發音部位後移 a 元音可向 ɐ 元音轉變。 ɐ 元音之開口度稍不及 a 元音但分別不大。粵語化過程有 ɐ 音化現象。香港尤甚。懶音?
  5. 見《中華書局·論粵方言詞本字考釋》(陳伯煇) 107 頁,變調。

Leave a Reply